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结婚10多年不敢和老婆同床 怕说梦话……

来源:半岛晨报    2018-10-12 8:44:18      编辑:小强     浏览次数:0

2018年9月14日傍晚,广西省北海市某小区内,41岁的蒙荣广在家和妻儿吃晚饭,一阵敲门声响起。

蒙荣广从猫眼往外瞧,是小区物业的人,闪身刚打开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拉到了门外。

“我们是从宁波来的。”

听到有人用余姚口音说出这句话,蒙荣广未多言语,对身边这几个穿着便服的男人轻声说了句,“小孩在,有事我跟着你们下楼去说。”

半个月后,在余姚市看守所里,蒙荣广,不对,我们应该叫他陈茂辉(化名),隔着铁窗告诉记者,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只知道,这一天,在时隔了十五年、历经了无数个梦魇后,终于来了……

15年前的那个凌晨,陈茂辉杀了人。

1

宾馆血案

受害人躺在床上胸部插着一把匕首

时间回到2003年7月30日的那个凌晨,在当时的华园宾馆511房间里,陈茂辉和乾启龙(化名)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

陈茂辉因为打麻将欠了乾启龙七千来块钱,当晚乾启龙把陈茂辉叫过来,算是下了最后通牒,必须把钱还了。

到了凌晨2点半,陈茂辉意识到,今天晚上是没办法糊弄过去了。终于,矛盾爆发了。

当时,乾启龙的女友陈静(化名)正在房间里看电视,据其事后向警方描述,陈茂辉突然冲到乾启龙躺着的床上,开始厮打,陈静跑到大厅向保安求助,等再上楼时,发现乾启龙已倒在血泊中。

“房间是个标间,死者仰面躺在靠近房门的床上,胸部插着一把匕首,刀伤一共有13处,床单已经被血染红,走廊上有带血的毛巾。”15年后,当年侦办此案的警察,对于这起案件的细节,依然记忆犹新。

事发后的房间里,只剩下浑身是血的乾启龙,已不见陈茂辉的踪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

人去楼空

女友说“他浑身是血,拿了钱就走了”

案发地华园宾馆并不算高档宾馆,15年前这家宾馆及周边并未安装监控。

根据宾馆当晚值班保安和大厅服务人员回忆,一名1米75左右、中等身材的短发男子,在511房间门口拿白毛巾擦拭身上血迹后,冲向楼道逃离宾馆。

再结合陈静提供的线索,警方有了初步的排查方向:男性,20至30岁之间,身高1米75左右,寸头,中等身材,与死者有债务关系。

受害人乾启龙,余姚本地人,无正当职业,以摆麻将场子抽头放贷为生,社会关系极为复杂。

民警从麻将场子入手,摸排常来搓麻将并向乾启龙借过钱的人员,并逐一实地走访调查。

等民警赶到余姚市丈亭镇陈茂辉的家中时,陈茂辉早已没了踪影。

2003年8月6日,民警辗转找到了陈茂辉的女友汪娟(化名)。汪娟承认,事发当天凌晨2点多,陈茂辉给她打了电话,“让我赶紧回出租房,看到他的时候,浑身是血,说和人打架出了事情,换了衣服我又给了他钱之后,他就走了,也没联系过我。”

3

逃亡广东

什么辛苦活都干过,遇到事情都选择隐忍

“先到了河南,呆了一个月,连200块钱都没有赚到,之后又到了江西、湖南,在工地上听人说广东那边赚钱机会多一些,就在当年下半年到了广东。”陈茂辉说,每到一个地方,都只敢去找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黑工,餐厅、酒吧、建筑工地,“各种辛苦活我都干遍了。”

因为害怕身份暴露,打工时遇到客人闹事、老板克扣工资,陈茂辉都选择了隐忍。

在广东打工期间,陈茂辉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罗婷(化名)。2006年,俩人回到罗婷老家广西,第二年陈茂辉用假身份蒙荣广与罗婷登记结婚,并在当年有了第一个孩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

如履薄冰

结婚10多年不敢和老婆同床,怕说梦话泄露秘密

结婚后,陈茂辉并没有钱,靠着丈母娘家给的一小笔资金,加上自己继续在广西打零工攒的钱,慢慢开始做起了工地上的小工程,也买了房买了车,直到被民警抓获前,陈茂辉还有一个刚接的工程刚要启动。

“我常常做噩梦,梦里总是两个场景,一个是我被乾启龙的人追杀,另一个就是被民警抓住。”四十出头的陈茂辉,头发已经秃了,“压力太大,记性也越来越差,大部分时候我和老婆是分床睡的。”

分床睡,是因为陈茂辉担心自己晚上说梦话,会把当年的事情不慎说出来。

同样,陈茂辉也不愿意回丈母娘家,因为身份是假的,他担心被罗婷家里人发现破绽。

每到吃年夜饭的时候,陈茂辉常常会走神,回过神来已泪流满面。

“孩子问我,爸爸,你怎么哭了,我嘴上说没事没事,其实心里一直在纠结。”说这话时,陈茂辉情绪有些不稳定,“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爸妈,好几次想偷偷跑回余姚看看爸妈,但是又怕被抓住了,我的孩子怎么办,人家过年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对我来说那是种煎熬。”

5

靴子落地

错不了,嫌疑人脖子上有颗痣

在陈茂辉逃亡的15年里,余姚警方一直没有忘记过这个案子。

今年9月5日,余姚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来到陈茂辉的居住地广西北海,前后方建了一个微信群,实时保持联系。

“嫌疑人脖子上有颗痣,抓捕时确认一下。”

9月14日傍晚,抓捕时机成熟,于是便有了开头这一幕。

“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民警的询问,陈茂辉在时隔整整十五年后,终于再次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都是假的,我拥有的那一切都是假的,我的孩子连他爸爸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铁窗那头,陈茂辉痛哭流涕……

来源:钱江晚报(ID:qianjiangwanbao)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女子找男技师按摩醒来只穿一条内裤:私处全是精油
小王姑娘反映,16号晚上她到温州鹿城区一家足疗会所做推拿按摩。找了一个男技师。后来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下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 找男技师按…[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介绍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如何注册  如何改用户信息?  网站金币说明!  ICP许可证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南京良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高淳热线 版权所有

高淳热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5-57333835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苏ICP备05017988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80201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