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 正文

偶像练习生疯狂粉丝:每月花6000追星 半年逃课9次接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6-16 9:00:06      编辑:小强     浏览次数:0

 

 

追逐偶像的粉丝们| 谭陈佳

 

 

 

五月初的时候,一条新闻吸引了我:5月7日晚,上海虹桥机场原定于21:55起飞的一架航班,由于登机口被某偶像的粉丝围堵,延迟了两个小时才起飞。之后在空中,机舱里也是一片混乱,经济舱的粉丝们又向偶像所在的头等舱冲去……

事后有人爆料,在飞机上的是一个叫“Nine Percent”的组合,九名成员都出道于当红的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据称每个人的粉丝数量都超过百万。

这引起了我很大的好奇,我也想去机场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群粉丝,会为了偶像如此疯狂。

 

“Nine Percent”的组合


微博“验身”

想找到Nine Percent的行踪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加入了一个粉丝群,在里面以10块钱的价格,从“黄牛”手里买到了这个当红组合5月24日长沙飞往北京的航班信息。

那天中午十二点半,当我到了首都机场T2航站楼的时候,距离nine percent航班抵达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到达厅里已经坐了二十几个穿着时髦、妆容精致的女孩。很容易就能把她们与普通的旅客区分开来,女孩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低头刷着微博,都在讨论着关于Nine Percent的种种。

“这边、这边!“

一个染着碧绿头发、化着深红色眼影的女生的出现,引起了骚动,她抱着一大叠为接机准备的应援手幅,细白的小腿上纹着一个花体的“琳”字。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文身代表着她在nine percent中最喜欢的成员王琳凯。

绿头发的女孩显然是这群粉丝的主心骨,她周围人分发着应援手副,之后她开始检查,接机队伍里陌生面孔的微博主页。这个举动与我看到那条“nine percent的粉丝导致航班延误”的新闻有关,她们希望用这个方式鉴别粉丝的“忠诚度”,避免负面新闻的再次出现。

” 你也是(饭)吗?可以拿你的微博主页给我看一下吗?“

混在人群里,我也在被检查之列。绿头发的女生飞快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滑动,先查看了我主页的关注和粉丝数量,然后检查我关注的“超级话题”,看到我在一个nine percent成员“话题”下只有三级,签到天数也只有四天,她有些迟疑:“是他家的新粉吗?”我赶紧说:“是的。“

”没关系,记得要每天签到,多刷话题哈。“然后仍然算我通过“验证”,递来了一条应援手幅。

我和绿头发女孩坐在休息区聊了起来,经历过最初的警惕,她其实很健谈。绿头发女孩的名字叫陈彤,说起关于nine percent组合的一切,从生日星座、穿衣打扮,再到他们代言的产品,兴奋的表情从来没在陈彤的脸上消失过。

她特意告诉我,刚刚发的手幅是她自己设计,自费印刷的,身上穿的黑色t恤是她最喜欢的王琳凯同款,手上的袋子里还装着她要送给王琳凯的礼物—— 一顶将近三千元的棒球帽。

粉丝们准备的加油手幅

粉丝“大大”

陈彤今年15岁,在北京海淀区的一所中学读高一。这个学期,这是她第9次逃课来给偶像接机,上一次是两周前。陈彤很自信,她觉得只要不逃班主任的课,就永远不会被发现。

陈彤是从小学开始追星的,那时候她喜欢一个韩国的偶像团体,那时的程度也只是看看节目、买买专辑。陈彤觉得,自己对于追星热衷程度的加深,与在学校的经历有关。

初二的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的变动,她从老家转学来到了北京。陈彤原本的性格内向腼腆,再加上说话有老家的口音,很少会主动和身边的同学交流,她很难融入到班级的圈子里。相反,在粉丝群体里,却让她觉得不再孤独。

2016年8月,陈彤喜欢的韩国团体来北京开演唱会,她花两千多买了内场前排,可惜他们并没有唱多久,晚上十点多就结束了,很多粉丝都在抗议没有看够。陈彤看见粉丝群里,几个资深粉丝在商量跟去酒店等偶像, 她也跟着报了名。

陈彤跟着她们上了一部面包车,面包车司机和资深粉丝里带头的那个很熟,一人收了两百块跟车费之后,就带着她们围着工体绕了一圈,停在了一个地下停车场门口。

司机自称是工体场务的亲戚,知道开演唱会明星的车牌号和车型。过一会儿,一辆黑色的7座商务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司机立马跟了上去,他很肯定地告诉陈彤她们,这辆就是韩国明星们坐的车。从工体到酒店车程二十分钟,坐在副驾驶的资深粉丝不断地催促司机超车,她拿出长焦镜头靠在车窗上,一有机会就对着对面偶像的车窗一阵猛拍。

到了酒店之后,陈彤她们乘坐的面包车因为不是住客而被拦了下来,几个人商量着在大堂等着,“时间还这么早,他们肯定还要下来的。”

半夜两点,陈彤她们几个在大堂的沙发上快睡着了,韩国明星突然从酒店门口走了进来。陈彤她们赶紧跟了过去,韩国明星们始终没摘下口罩和耳机,也没有看几个女孩一眼,甚至刻意没和她们登上同一部电梯,但陈彤还是非常激动。“近得可以闻到他们身上的香水味,之前想好的表白和关心的话都卡在嗓子眼里没说出来。”

第一次跟车之后,陈彤把那晚在酒店和车上的照片全都发在微博上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她看到自己的手机页面被微博通知占满,一夜之间涨粉三百多个,那条微博出现了949次转发和四百多条评论,还有不少粉丝排着队形叫她“大大”,在粉丝圈里,这是一个很尊崇的称呼。

陈彤说,她找回了久违的认同感,“只有在粉丝群体里,她们才会理解我。”

成为“大大”之后,陈彤微博上的追随者们一直没有散去。不少粉丝时常留言关注陈彤的生活,有时候看到她深夜还在线,会催促“大大快去睡觉,不许再熬夜。” 陈彤随便发一点生活上或者学习上的琐碎,也会有粉丝嘘寒问暖。

“以为自己是正宫娘娘吗?”

当距离ninepercent组合的航班,抵达时间越来越近的时候,围在陈彤身边的那个圈子也越来越大。女孩们不停的问陈彤,是不是从这个出口出来,航班信息会不会有错。还有几个女生已经拿出粉饼和口红,对着随携身带的小镜子开始补妆。

“不要急,不要急,还有时间的。”陈彤不断安抚着周围人的情绪,这是她作为一名“大大”所必须表现出来的“风度”。

随着在粉丝里的地位越来越高,陈彤也越来越忙。她奔波于偶像出现的各种现场,尽可能拍摄出离偶像更近的照片。偶像的住处、酒店和机场,都是她经常蹲点的地方。拍摄之后,她要花几个小时精心挑选和修图,然后再发布到微博和聊天群里。

因为能够提供这些独家的资源,在陈彤身边已经聚拢了一个追随她的粉丝“小团体”,但要想维持这样的地位并不容易。她也要随时关注其他“大大”发布的照片,接受激烈的竞争。“谁拍的照片越多越清晰,谁知道偶像更多的私人癖好和内幕,谁就能获得更多粉丝的关注和追随。”

而且陈彤告诉我,在她们这些“大大”之上,还有一类叫“站姐”的存在,那才是粉丝圈里真正的“老大”。“站姐”是因为开设粉丝后援站而得名,她们除了发布偶像的行程、照片、信息外,还要号召粉丝为偶像打榜、推话题、冲销量,组织现场应援活动等等。

陈彤认识一个26岁的“站姐”,她已经结婚了,偶像是nine percent组合中的蔡徐坤。从陈彤的朋友圈里看,她会跟着蔡徐坤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拿着媒体工作证拍摄彩排现场,甚至在蔡徐坤出演的一档节目中,导播给了她一个专门的特写镜头。

陈彤告诉我,“站姐”通常是不愁经济来源的女生,几十上百万的往偶像和粉丝站上投钱。

粉丝群体里的“阶层感”十足,相处的方式也很微妙。处于“底层”的普通粉丝依附着“站姐”和“大大”获取更多信息,上层的粉丝有时会鄙视着不花钱追星的“低端粉”,但有时却也要避讳着她们。

有一次,陈彤发布了一张自己和偶像的合影,照片中偶像亲密地搂着她的肩比剪刀手,陈彤也笑得羞涩又灿烂。但这张照片发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被陈彤自己删了。

这半个小时里,她收到了数十条“人身攻击”的评论:

“ 以为自己是正宫娘娘吗?”

“ 私生饭去死!!!”

“大大不能这样,哥哥是大家的!”

“这么丑还好意思凑上去!”

至今,陈彤的手机里还保有这些评论的截图,用来时刻警戒自己作为一个“大大”,发微博时要保持的谨慎。

在出口等待的粉丝们| 谭陈佳


粉丝“生意”

当机场的信息牌上显示,那趟nine percent组合的航班已经到达时,等在出口的粉丝已经有五十多人,她们都围在了出口那里。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等待,偶像们依然没有出现,人群里开始出现骚动。陈彤突然收到一条微信, 她快速看一眼之后高声喊“ 他们走vip通道,不走这个口!”

一大群人迅速开始转移,但陈彤并不慌乱,她还安排几个粉丝守在原本的出口,防止意外情况的出现。其他人则跑到了距离t2航站楼大概一百米的一个大铁门外,这里的气氛要紧张了很多,站着六、七个拿着对讲机待命的安保人员。

我注意到,在翘首以待的粉丝人群之外,站着一个稍显孤僻的女生,她穿着朴素,表情也很平静,站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调试她那台带着长焦镜头的相机。

陈彤告诉我,那个女孩其实是一个职业代拍,经常能在机场见到她。有时“大大”和“站姐”没有拍到好的图片,就会向代拍买照片,通常的价格是10元到20元一张,质量高的可以卖到五六百块一张。

除了代拍,通过粉丝群体赚钱的还有“黄牛”。

就像卖给我nine percent组合航班信息的黄牛一样,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干着贩卖明星行程和信息的营生。

而这些只是“黄牛”里的小角色,大黄牛们则有一套自己的流程。他们能提供整套的“追星”打包服务——从接机,到追车,再到明星入住的酒店。

陈彤常和这样的高级“黄牛”打交道,他们的面包车就在机场出口等着,喊粉丝上车,允诺带她们去偶像下榻的酒店,通常还会说“保证看得到”,一趟跟车要收1000元。一些黄牛司机甚至会发短信给粉丝里的新人,告诉他们偶像的下落,“诱使”她们接受跟车的服务。

我被这高昂的收费标准吓得不轻,但陈彤告诉我,不要低估了粉丝们花钱的能力。

陈彤一个月花在追星上的钱,大约要6000块。其中各类门票是一大笔支出,偶像的生日会、粉丝见面会、签售会等等,只要场地在北京,她都会去参加。

幸好,陈彤的妈妈做服装生意,家庭条件优渥,父亲的工作也比较忙,每个月会给她一万块的零花钱。让她基本能够承担自己追星的花销。

“我不算花的多的,你可以去问问那些跟机的站姐,就算不买头等舱,一个月机票钱也要几万块。”

当然,就像粉丝群体里的不同“阶层”,经济状况也各有差别。在这天来给Nine Percent接机的女孩里,有一对从大连赶来的大学室友,为了来参加nine percent5月25日北京粉丝见面会,她们俩已经吃了十多天的泡面咸菜。899一张的内场票,再加上来回的机票,让本来宽裕的生活费也变得紧紧巴巴。

“没事啊,反正进机场也不要门票,能看到他们就好。”两个女孩对自己最近窘迫的生活并没什么不满意。

我对这样的“消费观”有些诧异,但陈彤“教育”我,偶像光靠唱歌跳舞是不能火的,必须要有粉丝的支持才行。“给最爱的哥哥们花钱,是天经地义的。”

偶像的车驶出后,粉丝举起了手机| 谭陈佳

“为哥哥正名”

午后两点多,室外温度三十三度,vip出口是露天的。差不多100个女粉丝紧挨着挤在铁门外,空气中的香水味和汗味混在了一起,跑得快的女生已经抢到“最佳机位”,不愿再挪一步。

旁边有一个女生突然喊了声“来了”,一片快门声跟着响了起来,后排的女生也踮起脚,把手机或者相机高举过头。

“手幅手幅!”

陈彤高声提醒着大家,但大多数粉丝都在摆弄着自己的相机,没有几个人理会她的提醒。

铁门里,三辆商务车开里出来,所有人挤了过去,有一辆车窗是开着的,好像有人在里面挥手,看不清是谁,但女孩们都在叫着各自喜欢的nine percent成员的名字。只有那位“职业代拍”依然冷静,她扒开身前的女生,直奔车的正前方,对着车窗,连续按下了快门。

“让开点!让开!让开!“保安拿着喇叭大声喊着,有几个突出重围的女生,伸长手臂“砰砰”地拍两下车门,却已经是极限了,很快就被保安大力推开。还有准备了信和礼物的粉丝,试图把礼物盒扔进车窗,但陈彤没有扔自己准备的那顶3000块的棒球帽,她怕误伤到了偶像。

“疯狂”只持续了两分钟,商务车就开远了,陈彤和其他粉丝依然在对着远处挥手。我有些迷茫,感觉自己好像都没有看到一张清晰的明星面孔。

那天之后,我和陈彤保持着联系。有一天,这个高一的小女孩突然对我说,长大了想当个记者。

”怎么会想做记者呢?”

“因为可以帮到哥哥,现在很多记者根本不了解他们,就随便写文章说他们坏话,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我要给哥哥们正名。“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为南京小夫妻改造婚房《梦想改造家》遭邻居声讨
[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介绍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如何注册  如何改用户信息?  网站金币说明!  ICP许可证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南京良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高淳热线 版权所有

高淳热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5-57333835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苏ICP备05017988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80201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