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媒体导读 >> 正文

亚洲黑枪之都:探秘菲律宾宿雾"地下兵工厂"

来源:网络    2010-9-29 10:12:39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0

[导读]:黑枪.地下兵工厂

图/娜娜(Nana Buxani)

拥有“西太平洋明珠”美誉的菲律宾,还有另一个不那么好听的绰号:“亚洲黑枪基地”。去年棉兰老岛发生的对57 名政界和媒体人士遭屠杀事件,以及今年8 月发生的马尼拉香港人质遇害事件一再证明了地下黑枪生产和交易导致的严重治安问题,这被看作是危害国家发展的“恶之花”。菲律宾警方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流散在菲民间的未登记枪支达上百万支,远超军警持有枪械的总和。图/娜娜(Nana Buxani)

菲律宾中部省份宿雾(Cebu),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风景胜地,你很难把它和臭名昭著的地下兵工厂联系在一起。

为了揭示地下枪患,女摄影师娜娜·布哈尼带着佳能5D 相机和17-40mm、70-200mm 两支镜头,只身前往黑枪工厂集中地、位于维萨亚斯群岛中心的宿雾省达瑙市——“亚洲黑枪之都”。

听不到枪声的黑枪之都

达瑙市郊地下兵工厂林立,每年产出数以万计的黑枪,从M16、乌兹、AK-47、格洛克等名枪的“山寨版”,到当地的“Paltik”土左轮。它们通过地下黑市流向全国,甚至远及台湾地区、日本黑帮。香港游客惨案中凶徒门多萨的M-16,很可能也来自这里。

“这座滨海小城静谧平和,不会让你有一丝不安。和大部分欠发达地区一样,当地人看起来纯朴友善。”一出宿雾机场,娜娜乘车沿唯一公路北上30 多公里来到达瑙。

1966 年出生的娜娜是一名纪实摄影师、纪录片导演和画家,长期关注战乱地区的儿童、妇女和无家可归者。她曾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英国乐施会等国际组织,以及《时代》等杂志和玛格南图片社拍摄照片,被称为当代菲律宾最有影响力的女摄影师。

达瑙的平静让她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这个亚洲最大黑枪产地治安非常之好,警方数据显示,去年仅发生74 起刑罪案件,涉枪的不到一半。

“在达瑙,我没有听到一声枪响。尽管后来枪匠告诉我,他们在售枪前都会进行仔细测试。”娜娜说,“达瑙以兵工厂众多闻名,但风景同样迷人,每年吸引了大量游客。”

一无向导,二无地图的娜娜,通过向当地人打听,很快找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地下兵工厂。它隐藏在路边甘蔗田里,对面是风景秀美的达瑙海湾。

厂主毫不避讳,枪匠们也把娜娜当成好奇的游客,对她都很友善,允许她随意参观。工歇时,他们还为她讲解自己造的枪械,甚至向她推销刚完工的微型手枪。

娜娜对《外滩画报》记者描述说,“工厂条件非常简陋,由废仓库改造而成,分隔成多个工作间,散乱堆放着粗糙、简单的的车床和材料。没有流水线,更像手工作坊,每个工作间只做同一型号枪支。制枪需要很熟练的技巧。工人们告诉我,造一把手枪大约需要一星期,长枪需要久一些。我拍摄过程中,他们正按订单制造一支KG-9 冲锋枪和几把左轮手枪。”

一些岁数稍大的枪匠四处巡视,给年轻人布置任务,检查工作质量和进度。被机油染黑的墙壁贴满了美女招贴画。手工打磨枪体产生刺耳的噪音,让娜娜觉得像一家血汗工厂。要不是工人向她炫耀他们造的武器几乎可以乱真,她很难想象这些产品不久后会被用来杀人。

工人每周可以造出大约20 支枪,客人订制的特殊枪械就更花时间。工人还为枪支压制序列号,以便让这些山寨名枪更像原厂货。这些武器上还刻有产地——加拿大或美国。一把.45 口径(11.43 毫米)的制式手枪只卖75 美元,不到进口正规枪价格的一半。

由于经济落后、就业机会稀缺,达瑙10 万居民中起码有十分之一从事造枪业。市场对黑枪的需求创造了达瑙奇迹,越来越多人放弃农、渔和制糖业,造枪匠成为最值得炫耀的职业——每卖出一支枪,制枪匠至少可以收入几百比索。

长达百年的造枪传统

在娜娜拍的一张照片上,一个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成年男子手中的枪坯。“那是一个枪匠的儿子。达瑙人的造枪传统就这样代代相传,已有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娜娜告诉记者。

达瑙造枪史可以追溯到1905 年前后:一些工匠为西班牙和美国殖民者私造一些手枪。二战蔓延到菲律宾时,枪匠们纷纷藏匿起来,加入游击队和美国远东作战部队。

工匠们当时的任务,是改装缴获的日本“三八式步枪”,使其能使用美军制式.30 口径(7.62 毫米)子弹。他们是游击队的最重要武器来源,而且总能躲过敌人的清剿。

战后达瑙制枪业停滞过一段时间,因为包括武器在内的美军过剩军用物资泛滥市面。1960 年代正当造枪业陷入低迷时,“Paltik”(当地人对左轮手枪的俗称)出世并风靡全菲,达瑙也成为这种枪的代名词。

Paltik 让菲律宾人重新发现达瑙枪匠的手艺。这种粗糙但质量上乘、价格低廉的左轮枪(可使用.32 或.38 子弹),开启了达瑙制枪业的辉煌时代。

1972 年菲政府公布《国家战争法》,再次打击了制枪业,枪匠们又转入地下。由于害怕被逮捕,他们不得不埋藏工具和成品枪。一年后,为了生计,他们开始制造手铐等合法和民用物品。对枪支的需求最终使枪匠们重操旧业。

这些“后院枪匠”的工具,是从造船厂低价买来的金属切割、打磨机。这些“自学成才”的工匠还逐渐研究出杀伤力更大武器的制造工艺,还可根据客户需求进行修改,比如提高射速、增加弹容、修改枪托、增加消音器等。

回顾达瑙黑枪发展史,娜娜认为:“一代代达瑙人在传递一种枪文化和造枪习俗。”

1990 年代中期,黑枪制造者曾希望通过联合促使身份合法化,很多有识之士也出面支持,认为通过为黑枪制造者颁发执照、监管其交易,才能消灭黑枪泛滥的根源。运动的结果是出现了两家合法兵工厂。

然而,由于政府的武器大多采购自外国大型军火商,这些小厂订单非常稀缺,工人收入比造黑枪时少很多,最后两公司关门大吉。至此,黑枪制造业合法化运动宣告失败。工匠们重操旧业。

如今达瑙的枪支交易几乎都是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本地买主多为政客、武装分子和平民。这些没有注册的黑枪更是菲国内外犯罪分子和黑帮的最爱,因为警察无法追查。

“大选是我们的旺季”

摄影师娜娜反复强调,她对拥有枪支并无偏见。起初,她只关注家乡的暴力冲突和全国暴力政治的根源,但黑枪无疑是看清整个悲剧的关键。

“我的出生地棉兰老岛,原本是个自然资源丰富、充满人文情怀的美丽家园,现在却上演血腥冲突,人们流离失所。”

菲政治专栏作家安娜·帕明图安这样描述:“我们有根深蒂固的枪支文化,许多人枪不离身。对他们来说,枪就意味着权力;另一些人则认为,枪是唯一能保护自己不受各种不法行为侵害的东西。在一些地方,枪甚至成了生存必备品。法制的薄弱导致人们倾向于用暴力方式迅速解决矛盾,且可以逍遥法外。那些自认受到不公和迫害的人,也用这种方式来寻求‘正义’,或者向武装组织寻求‘快速正义’。”

菲律宾独特的政治局势,也造成黑枪的泛滥。二战后,达瑙长期被地方军阀拉蒙·多拉诺占据。他的孙子奥斯卡·罗德里格斯声称,是祖父一手建立了达瑙制枪业;“在菲律宾,谁的枪多、人多、钱多,谁才能玩得转政治。”

由于质量和安全性低劣,黑枪价格比原厂货便宜很多。尽管卡壳和枪管爆裂时有发生,但销量仍然非常好。“我们的客户通常是保安公司、商人、政府官员、政治寡头、警察和军人。当他们想要额外的枪械,或者对佩枪进行维修改造时,都会找到我们,因为我们的价格更便宜。”一名老枪匠说。

由于无法提供更有“钱”途的产业,当地政府和军方对黑枪业基本采取放任态度。地下兵工厂也向腐败官员提供利润分成,以此堵住他们的嘴。

2009 年11月23 日,菲南部棉兰老岛马京达瑙省发生一起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数十名当地政界人士和记者的车队遭近百名持枪者伏击,57人遇害。当地安帕图安家族的族长、其儿子和100 名家丁被警方指控涉嫌屠杀,因为遇害者为他的省长竞选对手。

菲安全部队突袭小安帕图安名下产业时,发现了包括M16 在内的40 件军火。此前军方还在该家族宅院附近挖出足以装备一个编制500 人陆军营的军火。

“我们的销售有季节性。每次大选前后,都是我们的旺季。”娜娜探访的黑枪厂厂主透露。据警方统计,在去年菲大选前一周,起码有100 人因政治原因遭枪击身亡。

当地媒体报道称,达瑙地下兵工厂背后往往有数个神通广大的“股东”。他们负责找买家,收到大额订单后为厂家提供资金。出货则由“viajeros”(西班牙语:游商小贩)负责运输环节。

在黑枪产业链中,viajeros 同样扮演重要角色。她们多为独身孕妇或貌似怀孕的妇女组成,在朋友和接头人的帮助下,乘坐船舶、大巴等将达瑙的枪支运出。尽管时常被警方查获,但往往都免于被起诉,因为她们在运输过程中都是枪弹分离。“这意味着,我们不可能用一支没有子弹的枪去犯罪。”一位职业viajeros告诉记者。

目前至少有300万支枪流落菲民间,造成了层出不穷的血腥暴力事件。当地官员何塞·罗伯承认,这些黑枪很有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但他坚持认为,枪厂不是暴力的元凶;“关键在于,是谁在使用这些枪。”他表示,政府正在尝试让黑枪厂走到地面上,以防黑枪继续流入罪犯和政治军阀手中。

“在达瑙,还有很多更小的黑枪作坊藏身居民后院中。我很幸运能找到其中最有名的大厂子。”结束一天的拍摄,回望灯火阑珊的海滨小城达瑙,娜娜感慨万千。

B=《外滩画报》

N= 娜娜(Nana Buxani)

“菲律宾男人爱枪甚于爱老婆”

B:你为什么拍摄达瑙地下兵工厂?

N:2007 年,我在做一个关于菲律宾枪支泛滥的社会选题。地下兵工厂是其中一部分,但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B:动身前你了解达瑙么?整个拍摄花了多长时间?

N:只要和枪有关,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去达瑙——全菲地下兵工厂的大本营。从2006 年年初开始,我着手作黑枪调查,深入过拥枪最多的地方私人武装内部采访。他们告诉我,这些枪都购自达瑙。我对拥枪者作过很多调查,包括在线问卷形式和一对一采访,探求他们购枪的原因。

B:他们造的枪大概多少钱一把?

N:他们要卖给我的微型手枪只要2000 比索。(1 比索约合0.146 人民币)

B:厂里有多少工人?

N:至少有20 个工人。达瑙的造枪手艺很高,工人大多来自本地或周边。每个工作间负责一个生产环节,比如抛光金属、磨制枪管等。擅长造KG-9 的人专职负责这种枪,造乌兹由另一个负责。几乎每个师傅都有擅长的枪械。

B:是什么吸引他们造黑枪?

N:造枪工匠们告诉我,选择这个工作原因很简单:比种地来钱更快更多。

B:那些逼真的枪质量有保证么?

N:据我观察,工匠们的水平非常高,对枪支的构造和制造非常在行,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当然,这种小作坊事故也时有发生。他们告诉我,曾有一批“paltiks”出现了卡壳。

B:造枪材料从哪里来?

N:听他们说,金属来自被拆毁的旧船坞和巨型机械,还有一些是被当作废品回收的金属垃圾。另外一些配件和弹药则由专门供应商提供。

B:据估算,菲民间有300 万支枪。为什么人们那么热爱枪支?

N:菲律宾很多地区都黑枪泛滥。在我家乡Cotabato 市,每个外来者、游客和商人都会有不安的感觉,因为每天都有涉枪暴力案件发生。在我们国家,拥有一支枪代表你有力量、气势和安全。很多男人甚至爱枪甚于爱妻子。

B:黑枪主要销往哪里?

N:我看到有武装分子前来购枪。听说一些中间商会来达瑙采购,再贩卖给政客、反政府武装甚至日本的山口组等黑帮。在我国,搞到一把枪再容易不过。

B:厂主在达瑙是否有很深的背景?

N:和所有非法生意一样,黑枪厂商必须有足够背景和实力,背后常常有当地政要和警察的支持与庇护。此外,在达瑙开地下兵工厂不太难,因为当地已经形成繁荣的市场和成熟的产业链。

B:为什么它们至今没有被取缔?

N:由于已经形成一种独特的枪支文化,所以有大片供他们生存的土壤。由于菲军阀政治并没有消失,很多政治寡头都拥有庞大的私人军队,这是黑枪厂繁荣的原因之一。同时,政府腐败、政变和社会问题也为黑枪大开绿灯。

B:政府为什么不能通过法律手段消除这个影响社会安定的毒瘤呢?

N:首先,合法枪支制造商已经结成联盟,在国家政策层面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此外,政府已经把枪支制造业看成挽救像达瑙这样贫富悬殊、就业率低的三线城市的良方妙药。地方政府也把这一行当作增加财政收入的聚宝盆。

B:作为长期关注当代社会问题的纪实摄影师,你怎么看菲律宾的黑枪之灾?

N: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对拥有枪械没有添加个人的好恶。我的目的是通过照片,真实地反映看到的事实。记录枪支的制造过程只是我整个报道的一部分,我的主要目的,是更全面地向人们讲述,枪支如何影响我们的社会,如何不分是非地为政治新势力和私人军队提供武装的,以及为什么在我国的很多土地上,暴力冲突愈演愈烈。我认为,人们可以拥有枪支,但能够拥枪的必须是经受过正规训练、懂得担当、遵守法律和秩序的人。

B:很多人都认为,香港游客惨案的发生与菲枪支管理松懈有直接关系。

N:这是菲律宾政府的责任。政府有义务加强对持枪执照的审核,对那些已经拥有枪支的人,进行更有实际意义的合理限制。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北京:今日无货送达
最慌乱的那晚,他们寒风中睡在大街上。这个城市的快递系统正依靠他们,勉力维持着运转。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文| 徐鑫唐煜编辑| 金赫 依赖…[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介绍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如何注册  如何改用户信息?  网站金币说明!  ICP许可证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gcchina.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高淳热线 版权所有

高淳热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5-57333835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苏ICP备05017988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802010004号